你這樣說就不夠瀟灑了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35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上上禮拜四的三點左右 阿嬤離開了 在最學校上最後一節課時接到了家裡來的電話 當下 手裡仍然握著筆,填著考卷上的空格 腦海中卻是混濁沉重的狀態 思索的是答案,手寫著 但是帶著一絲絲、一陣陣的顫抖 堅持到下課,騎車回家 當天因為鋒面過境,路上下起小雨, 還有想穿起厚外套的溫度 山間起了點小霧,景色 好像也跟心裡一樣凝重起來 複雜透了 ... ... 回到家 一眼就看到張起的藍色布帆 門口的燈籠 說不出來的沉重感覺 進到家裡 背包放下 走到阿嬤遺體的旁邊... 望 阿嬤樣子就像睡著一樣而已 那麼地 安祥 接過一柱清香 「我是...,我回來了...」 曾經感覺過,在有白事的地方 香的味道是十分沉重的感覺 當天也是同樣 十分沉重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第二天禮拜五 家裡交代下午的課請假 所以只去上了兩節課、交個作業 下午五點,阿嬤要入大厝 接下來 一連串的儀式 哀戚 唯一的 感覺 ... 父母親最常說著:阿嬤在家裡最疼的就是你啊 不想哭 並不是不傷心 是不希望 讓阿嬤還牽掛擔憂 (握拳咬上唇) |||一"一||| 晚上 沉重到極點的心情 還好有些朋友陪著聊天 陪我渡過最沉重的時候 感謝m(_ _)m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接下來的幾天 內心逐漸能夠釋懷了 某次的午睡 夢到了阿嬤從神明廳的樓梯走下來 雖然還是緩慢的步伐 本來阿嬤雙腳不良於行,但當下看到,行走已經不需要借助道具 我相信 是阿嬤要告訴我,他的身體已經好了,不要再擔心 到了進入頭七那天晚上 據說在做法事時,積在放香環香爐裡的剩下的環香一起燒起來 冒出陣陣白煙 當時在樓上寫作業,沒有目睹到這個現象 頭七 幫忙處理儀式的人員照傳統 在阿嬤腳邊放了一盤麵粉 民間相信,往生者會在這一天知道自己已經離開,會探望家人 行走時會在上面留下腳印 顯現出來的,會是其所屬生肖樣態的腳印 隔天 趕著早上的課,到了中午回到家才看到 上面,真的有相雞爪(阿嬤屬雞)似的腳印(三爪) 步伐看起來也是緩緩的、一深一淺 跟阿嬤生前習慣的走路樣子一樣 深信 祂一定有回來探望家裡的人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頭七過後 接著的幾天是做旬 要做滿七旬 因為告別式日期的關係 七旬得在三天內做完 ※傳統是逢七(天)做旬,但現在因為現代人工作生活的關係 做一旬已經不用等到七天 兩天六旬過後 禮拜五下午是做藥懺 (藥懺是讓往生者生前身上帶的病痛完全痊癒,讓靈魂恢復到最健康的狀態) 跪 是儀式最辛苦的部份 約三十分到一鐘頭 這是我們所能為阿嬤做的最後幾件事 不管怎麼樣都要忍耐 禮拜五最後儀式是燒庫錢與總旬 庫錢,並將功果(蓮花)、紙厝還有要給予帶去另一的世界穿著的衣服 一並燒給往生者 家屬要在外圍拉起紅線圍起一圈,稱為"圍庫錢" 在庫錢燒化之前不能讓線掉落或斷掉,否則這些東西會被旁邊的好兄弟搶走 在途中要呼著對往生者的稱呼並說"來得功果、得新厝、得庫錢" 看著逐漸燒化的東西 內心是祝福與期望 希望阿嬤在另一個地方可以過得很好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禮拜六早上就是告別式 跪 還是儀式比較辛苦的地方 對阿嬤最後的道別 儀式結束後就是送遺體去火化 "火來了,快走" 提醒著往生的靈魂脫離不需再留戀的皮囊 脫下孝服、跨過燃燒的稻草、清水洗身、糖果、理髮的紅包錢 象徵乾淨身體 生命的禮儀告一段落 對逝者 是永遠的懷念 打起精神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